载入中...
 
 
载入中...
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...
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
搜 索
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
友 情 连 接

中华语文网
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
 
背靠着背
[ 2007-12-23 14:38:00 | By: 一抹夜色 ]
 

 

 

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,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……”

曾经不止一次地听到这歌声,也曾为着歌中描绘的景象所感慨过,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从未发现.有时也曾想过,理想就是人们想达到但不太容易出现的境界吧!

旁边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位头发尽白的老妇,脸上已经苍白的没有什么血色了.不时地听到从她鼻息里传来的呻吟.-----,已经六十八岁了,患了四年多的肾衰竭(尿毒症),最近病重了,每周要透析三次.这是我第一次见她,是她没有安排透析的日子.我阅读着她和家人们的煎.

经常陪着她的是她的老伴,一个大她七岁的男人和她的大女儿.老人家有四个子女,而平时工作都很多,他们轮流着守护着.

等母亲做完检测一起回家.一路上听着母亲讲述着他们夫妇俩个的事情,从中我也了解了许多.

再见到她时,是第二天晚上,见到她神色好了许多,和床边的大女儿正聊着,老伴在另一床上休息着.如果不是在医院里,我们该是如何羡慕他们的幸福啊!女儿剥着葡萄皮儿,然后一个一个地送到母亲的嘴里,有时还会给另一张床上的父亲送上一个.父亲虽然推挡着,但欣慰之情尽显无遗.

简直和第一天看到的景象判若两世.试想,这就是病痛的罪孽吧!

第三天晚上,当我再次走进病房的时候,母亲出去散步了,因为我找不到她去的确定位置,索性坐在床上边看报纸边等着母亲回来.此时,屋子里只有老夫妇两个,借着灯光,他们悄声地说着话,因为今天没有去透析,所以老妇人的声音十分微弱.老伴只有将耳朵凑近她嘴边儿才能听得真切.大概是她想要坐起来呆一会儿,老伴担心她的身体不能坚持,所以不太同意.可是还是拗不过病人,由于老头儿的身体矮小,并且有些胖,坐在床上是无法扶住老伴儿的.只好吃力地先把她扶起来,然后用背抵在她的背上,用靠的力量,支撑着老妇人的勉强坐起来的身体.当我想伸手去帮一把时,这个背靠背的姿势已然成为我眼中的一道风景了.没有发出声音,我把脚步退到母亲所住的床边上,轻轻地坐下,生怕打扰他们.他们也似乎忘记了这个病房里我的存在.

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,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……”这歌词似乎向电光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飞出.但我深知眼前的景象里决没有歌中的浪漫,却更多几分凄苦与悲凉.可当人生暮年时,当病卧床榻时,若真能有一个肩头或后背能够供你依靠,又何尝不是一种深刻而现实的幸福呢!

理想中的爱情总是浪漫得一蹋糊涂,而遇到现实也总会黯然失色.以爱的名义,带上物质,携着利益,伴着现实的价值,利害的权衡,最终大多被如此的重负压得支离破碎,面目全非了。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的缘故,而理想不死,追求不息。爱情是世界范围诸多领域内永恒的主题。例如像歌词里也便有诸如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,听听音乐聊聊愿望,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的咏叹也就不足为奇了!而真正能相伴而行,背靠着背的,有几对是当年同唱这首歌的人呢?

好想记录下老夫妇两人背靠着背的身影,可忽然感觉到任何人为的故意,都似乎对他们的相濡以沫是一种伤害和与亵渎。

 
 
  • 标签:随笔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
     
    Powered by Oblog.